參考消息網10月15日報道 俄羅斯《獨立軍事評論》9月10日刊登俄軍事科學院通訊院士亞歷山大·巴爾托什的一篇文章,題為《美國與北約戰略中的混合戰爭》,副題為《在非傳統威脅及挑戰條件下,如何確保俄羅斯的國家安全》,摘要如下:
  現今爆發的眾多衝突、若干學術研究成果讓我們有理由將顏色革命列為混合戰爭這一新戰爭形式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軍事政治領域,混合戰爭這一概念涵蓋的行為範圍極廣,包括敵人採用軍隊、非正規部隊,同時利用非軍事元素採取的行動。在專家的論著中,可以發現與之類似的說法,如“可控的混亂”。
  混合戰爭來襲
  近年來,美國與北約一直在研究混合戰爭理論以及應對混合威脅的策略。它們意識到,戰爭的性質已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為應對混合戰爭,北約要求各國內務部門之間密切協調行動,並邀請警察及憲兵參與應對非傳統威脅,如宣傳戰、網絡攻擊、地方分離分子的行動等。
  混合戰爭涵蓋了非常廣泛的敵對行為及企圖,如網絡戰、製造低頻率的非對稱衝突、國際恐怖主義、非法移民、海盜、腐敗、種族及宗教衝突、能源安全、人口挑戰、跨國犯罪、全球化滋生的問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擴散等。
  北約的應對策略是形成快速反應部隊,能在48小時內採取行動,除陸海空軍種外,還將增加特種部隊。它將執行兩種性質截然不同的任務:制止敵人採取的顛覆及情報偵察活動、打擊一國境內散兵游勇的破壞行動;在敵方領土上實施破壞行動,打造地下敵對網絡,利用先前儲備的人力及物力資源。
  俄方專家警告稱,如今的軍事行動是運用各類戰術小分隊,針對遍佈全境、攸關國家安全的重要目標實施精準打擊,這些小分部既可能是正規軍,也可能是民間武裝,甚至可能是非軍事組織,如高技術團隊。
  何為顏色革命?
  顏色革命是在人為製造的政治動蕩背景下,策動政變的一種形式。這即是說,政權所受到的壓力主要體現為政治訛詐,而向政權發起進攻的主要力量則是專門組織起來的青年抗議運動。
  按照預先的戰略構想,針對敵方的廣大軍事以及包括民眾在內的非軍事目標製造威脅。最終目的是破壞對方的綜合國力、撼動政府在國內以及國際舞臺上的影響力。
  要應對上述手段,強化國家安全,需要與聯合國、歐安組織、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上合組織等國際組織協調行動、打擊威脅。它們的支持對於證明某國或是某個國家集團行動的合法性至關重要。事先需要就哪些行為算作侵略達成國際共識,這至關重要。當前的要務是在獨聯體集體安全組織以及上合組織框架內就上述問題達成共識。
  以下是混合戰爭威脅的幾大重要定義:
  威脅來源:國家、恐怖組織、跨國犯罪集團、寡頭集團;
  威脅構成:製造威脅者的能力、目的、其針對對象的薄弱環節;
  威脅的規模:根據其數量及作用於實施對象的難易程度,判斷其作用範圍,考慮是否存在預先發現及研究的可能性。
  顏色革命其實是混合戰爭的初始階段。而後,事態朝著動用武力方向發展,反對派的和平示威逐步演變為與政權的強烈衝突直至推翻政府,爆發內戰。在上述每個階段,採取的是不同的戰爭手段。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月22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市中心,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石塊。(資料圖片)
  俄應積極應對
  面對西方所採取的製造可控混亂的顏色革命策略,無論是蘇聯還是如今的俄羅斯以及其他前加盟共和國,都顯得相當脆弱。
  何況西方正在積極摸索和實施經過推陳出新的混合戰爭策略,對俄羅斯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威脅。
  因此,在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章程及其各成員國的法律中,有必要增加如下內容,即如何判定盟國正在遭遇非傳統手段的侵略,並向其提供必要幫助。
  俄羅斯應當找到自身在面對上述威脅方面的軟肋,制定出先發制人的打擊策略。相關措施既需來自其他國家、國際組織的廣泛協作,也要動用國內資源,包括完善的領土防禦系統、可靠的邊防,並動員企業界、教育機構參與,利用公眾外交的巨大力量。
  應當積極開展青年工作,他們是混合戰爭製造者的首要攻心對象,需要確保他們能夠充分就業、吸引他們參加愛國主義團體、為他們積極從事體育鍛煉創造條件。不受控制的青年組織可能構成嚴重的威脅,例如某些狂熱的球迷團體,它們極易受到極端反對派及犯罪集團的利用。
  另一大危險因素則是大量外來移民在文化上的同化程度不夠,導致俄眾多大城市和地區出現所謂的少數族群聚居飛地,這些移民極易被信息戰、有組織的地下網絡所蠱惑,成為引發地方局勢動蕩的不穩定因素。
  西方培植“內鬼”
  如今,針對俄羅斯及其盟國所實施的混合戰爭輪廓日益清晰。美國以及北約總部正在制定相關計劃,打造必要的部隊,撥出必要資金,且繼續試圖控制俄國內的反對派,擇機加以利用。
  在此情況下,我們需要及時發現敵方的備戰企圖。
  一般來說,侵略方是按下列步驟實施行動的:
  為抗議運動以及而後的武裝行動找到穩定的外部以及內部資金來源。
  找到能夠參與非暴力活動、武力對抗乃至內戰的社會團體。
  確定抗議口號,最大限度地接近抗議者的訴求,而後利用這批抗議者來推翻現政權。
  圈定能夠參與抗議的政治力量,培養政治抗議活動的領軍人物。
  在戰地指揮官及武裝分子訓練營中培訓相關人員,打通從境外向國內派遣雇佣兵的渠道。
  支持反對派,幫助它向地方上擴張,利用這些反對派所控制的網絡及國內媒體,以及境外媒體大打宣傳戰。此外,贏得國際組織、國際社會的支持也很重要。
  在各地打造基層網絡,以實施破壞行動、提供物資保障、保障通訊、監控局勢。
  由於混合戰爭的規模龐大、威脅相當現實,俄羅斯及其盟國的安全將取決於能否團結社會、鞏固國防、加強與盟國及伙伴國的合作、有效利用國際組織的力量、堅決抗禦國際關係領域的破壞性影響。(編譯/童師群)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月25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反政府示威者向警察投擲燃燒瓶。(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俄外長說美歐企圖在烏克蘭發動“顏色革命”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俄外長說美歐企圖在烏克蘭發動“顏色革命” 這是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4月24日在莫斯科會見黎巴嫩外長巴希爾(未在畫面中)的照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當天在莫斯科說,美國和歐盟企圖在烏克蘭再次發動“顏色革命”,用違憲手段完成政權更迭。拉夫羅夫說,西方國家並不關心烏克蘭的命運,而是將其視作地緣政治游戲的棋子。新華社/法新
  (2014-04-25 08:05:01)
  【延伸閱讀】俄媒:俄羅斯組建防範“顏色革命”機構
  參考消息網5月7日報道 俄羅斯媒體稱,莫斯科正在尋找“顏色革命”的解毒藥、研究鞏固本國在後蘇聯地區地位的方式。國家杜馬獨聯體事務委員會將成立一個新機構,職能是分析俄在獨聯體國家利益所遭遇的威脅、應對“顏色革命”的策略。專家認為,克裡姆林宮同樣應當設立類似部門,直接對總統負責。
  據俄羅斯《生意人報》報道,杜馬獨聯體事務委員會副主席、統俄黨人奧列格·列別傑夫在描述這一新機構時稱,“它的工作方向之一便是維護我國及其盟國的利益”。
  獨聯體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德米特裡·薩布林表示,新機構將專註於對俄在後蘇聯地區中的利益、所面臨的威脅進行分析。該機構將吸收俄研究後蘇聯地區問題的研究所及其他機構加入,如俄戰略研究所、獨聯體國家研究所、獨聯體反恐中心、黑海和裡海地區政治社會研究所等。
  報道稱,瞭解相關內幕的專家將新機構定性為“反顏色革命智庫”。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指出,新機構所從事的工作與“顏色革命”有關,研究方向包括外國非政府組織作為“顏色革命”工具所發揮的作用、網絡在抗議行動組織方面扮演的角色、博客和社交網站對民眾的影響、防範革命的方法等。
  最近,俄政府試圖推出防範獨聯體地區“顏色革命”、並深化本國在鄰國影響力的整套體系。不過,專家認為,莫斯科此舉與它遭遇的若干客觀難題不無關係。
  《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雜誌主編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指出,俄羅斯與西方地緣政治對手不同,它面臨的最大困擾是莫斯科的國家形象缺乏魅力,“一方面,這是個非常大的問題,另一方面,儘管自身模式存在諸多不足和缺陷,但俄羅斯仍比大多數後蘇聯國家要先進得多,這一優勢需要利用”。
  報道認為,與此同時,莫斯科要尋求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防範“顏色革命”靈丹妙藥,仍然可能會選擇加強對國民和社會控制的老路。延伸閱讀:普京正式就職俄總統 開始第三屆任期 普京發表就職演講 稱要重振俄羅斯雄風 普京正式就職俄總統 新內閣人選即將公佈 普京發表就職演講 稱將使俄成為世界大國 俄媒:俄羅斯3萬民眾集會反對普京就職 俄媒盤點梅德韋傑夫十大政績
  (2012-05-07 20:13:00)
  【延伸閱讀】俄羅斯杜馬主席稱俄不會發生顏色革命
  新華網莫斯科1月30日電 (記者 周良)俄羅斯國家杜馬(議會下院)主席納雷什金30日在莫斯科表示,俄羅斯不會發生“顏色革命”。
  納雷什金當天對俄羅斯媒體說,和蘇聯解體時相比,現在俄羅斯的社會情緒已完全不同。目前的俄社會已變得更加自由並更富有責任感。俄羅斯人明白, 政治體系的變革必須在法律框架內實現。那些希望政治體系發生變化的人並不希望這些變化危及國家的存在。因此,“顏色革命”在俄羅斯沒有前途。
  他說,大部分俄羅斯人堅決反對任何削弱國家的企圖。俄羅斯發展的歷史表明,任何外部力量對俄內部事務的干涉都會使俄羅斯人團結起來抵制這種企圖。
  俄著名反對派人士、前財政部長庫德林日前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時也表示,他反對發動“顏色革命”,俄羅斯也不會發生“顏色革命”。他說,應該通過完善現有體制來推動俄社會變革。
  在去年12月舉行的國家杜馬選舉中,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贏得多數席位。部分反對派質疑選舉結果的公正性並舉行抗議活動,要求對選舉中的舞弊現象展開調查。
  (2012-01-31 08:12:00)
  【延伸閱讀】俄媒:西方在俄“顏色革命”必經五階段
  參考消息網5月2日報道 俄羅斯《軍工信使》周報網站近日發表署名為俄羅斯地緣政治研究院第一副院長、軍事科學博士康斯坦丁·西夫科夫的文章,題為《俄羅斯的“顏色”方案》,副題為《只要建設以社會為本的強大國家,就可以避免社會爆炸》。文章設想西方在俄實施“顏色革命”,必將經歷五個階段:一是敵視俄現政權的領袖式人物數量增加;二是信息階段,為組織群眾運動創造條件;三是群眾抗議示威階段;四是暴力對抗;最後,“顏色革命”將達到其最終目的,即建立傀儡政權,或將俄解體成由西方控制的許多偽國家。
  文章說,“阿拉伯之春”和“顏色革命”顯示了“軟實力”的效果,就成果而言,“軟實力”遠勝使用傳統的武力。西方(更確切地說是美國)是這種事件組織者,因為只有華盛頓擁有全套的精心打造的手段。
  文章指出,最近西方領袖們不止一次地表示應當靠犧牲俄羅斯來撈取一些好處。對出現的趨勢和政治力量對比的分析可以得出這樣結論:在俄羅斯籌備和實施“顏色革命”將經歷五個主要階段:
  第一階段,對俄羅斯現政權持強烈敵視和一般敵視立場的地區領袖、政治領袖、博主和其他公眾人物的數量增加。
  此時特別值得關註的是一些有著愛國主義者聲望,持民族主義、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觀點的著名人物加入其中。要形成反對腐敗政權的全國性愛國抗議活動,組織者是必不可少的。上述力量隨時可能團結成統一戰線,其中會有某個團體直接與外國人聯繫,以便獲得物質和信息支持。它將成為反對派運動的方向性核心,隨後可成為新偽政府的基礎。這個時期也許會持續一年多。
  第二個階段為信息階段,目的是為組織群眾運動創造條件。
  將由一些特邀的大企業主、聯邦和地區機關的中高級領導人爆料經濟中的那些使居民生活質量大幅下降的種種問題。同時反對派控制的媒體和博客掀起信息戰,給當局抹黑,指控是其造成了種種困難且無法剋服。在這個階段上極端伊斯蘭主義者和自由-民族主義者粉墨登場,外國媒體也一哄而上。這一階段將持續一兩個月至一年。
  第三個階段是群眾抗議示威階段,目的是搞亂局勢和使中央威信掃地。
  組織和舉行群眾運動、全國性運動反對現聯邦政權,反對部分地區政權,要求俄羅斯總統下臺,解散議會兩院。重提總統選舉和議會選舉的舞弊問題。博客在其中起關鍵作用。西方國家的情報機關和代理人將積極做俄羅斯強力機構的工作,收買和拉攏強力部門的一些領導人。對強力部門的個別人以及家屬加強宣傳攻勢,說服他們站到抗議者一邊來。群眾運動的組織者將挑動示威者與軍警發生衝突,只要有人被捕和受傷就可以指責俄羅斯當局在殘暴鎮壓和平示威者。大概反對派運動的各支力量,從自由主義者到極端的共產黨人和愛國者都會這樣講。但是恰恰在這個階段上反對派運動在意識形態上將出現分化,出現全力想恢復強大統一的俄羅斯的愛國主義者團體,也出現極端的伊斯蘭主義團體。這種分化使革命的組織者有理由採取防範措施,禁止這些異己者建立未來政權,利用從抹黑到消滅個別旗幟鮮明的領袖的各種手段。這一階段可持續一兩個月到半年。
  第四個階段是暴力對抗。
  反對派的目的是要奪權。反對派在外國情報機關的積极參与下組建起管理機構,它將完成奪取行政職能(首先是地方政權,然後才是聯邦政權)的任務,該機構由與外國人有聯繫的“顏色革命”領導人組成。這一階段的主要內容是反對派專門成立的武裝團夥與軍警的暴力對抗。大概會組織起一個在國內外代表反對派的機構。這一時期部分警察和地區政權機關會轉而支持抗議者。在這種情況下,當局可能會出動軍隊進行鎮壓。動用軍隊將成為國內外媒體、博客發動指責俄羅斯當局血腥鎮壓人民的口實。隨著衝突的日益尖銳,外國領導人,首先是西方領導人將介入進來,他們發表政治聲明,要求俄羅斯當局與反對派談判。隨著反對派武裝的建立和他們策劃的與軍警的街頭衝突爆發,在外國的政治和外交支持下,有可能發生武裝衝突,和平衝突從而變成武裝衝突。
  這個階段的一開始,反對派領袖就可能跑到國外另立政權。隨著武裝衝突的升級和聯邦機關陣地的削弱,這個偽政權會得到西方主要國家及其盟國的承認,承認它是俄羅斯人民唯一合法代表。在俄羅斯的“顏色革命”中外國情報機關的作用顯現。“顏色革命”組織者、伊斯蘭政治集團和自由-民族主義者的真實意圖昭然若揭。這會促使反對派中的愛國力量和執政精英中的健康力量相互靠攏。政治上的極端伊斯蘭在一些地區開始猖狂奪權活動,提升自己在整個抗議活動中的作用。外國情報機關和地方上的自由主義反對派可能會加緊打壓他們不接受的政治團體。
  武裝衝突轉向第五個階段,俄羅斯的“顏色革命”將達到其最終目的———建立傀儡政權,或將俄羅斯解體成由西方控制的許多偽國家。
  整個聯邦政權和個別代表遭到來自政治精英、有關國家的空前鎮壓。他們在外國銀行的私人賬戶和海外財產被查封,海外資產被凍結。親西方的反對派得到武器和金錢的全面支持。民眾中的更多階層被拖入對抗。
  在這個階段上,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的供應可能停止,經濟形勢急劇惡化。自由主義的領袖以防止人道主義災難為藉口邀請外國軍隊進入國家,對俄羅斯的核設施實行國際監督。在這種情況下,個別地區的領導人在抗議浪潮的壓力下公開宣佈支持人民的要求,拒絕服從聯邦政權,這就意味著俄羅斯解體的開始。
  (2013-05-02 16:35:00)  (原標題:俄媒:俄羅斯在顏色革命面前相當脆弱)
創作者介紹

手工包

bz09bzylj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